return Return

Magazine
By Claytan Fine China 

Brand Story

由家族生意迈向今日国际舞台的Claytan,背后说的是一段潮州人刻苦耐劳与陶土如何解下不解之缘的故事。

Claytan,或将之称为陈陶土更为贴切,理因Claytan指的即是陈家做的陶瓷。

或许许多人都不知道,我们手里握着的杯子、国外高价买回来的碗盘,神直如厕的洁具,都是出自国内“陶瓷王国”始祖Claytan之手。

虽然一手创办Claytan的陈老先生已做古,但对经历88年奋斗的Claytan而言,企业依旧年轻,宛如含苞待放的玫瑰,一步一步迎向朝阳。

Claytan 三代相传。。

潮州人,最爱以“自家人”相称,尤其老一辈的潮州人只要偶遇同乡,更是乐开怀,口里不断“自家人”、“自家人” 的热情称呼,总让旁人听了倍感亲切。而眼前年届80岁高龄的Claytan现任掌舵人之一陈宗正,也是潮州人。话题聊开不及3分钟。即露了馅,潮州话、潮州精神。。。。。。完全表露无遗,更别说无意中获悉我也是潮州,可想而知整个访问“自家人”称呼怎听得下来?

以自家生产的茶具,泡了壶好茶,陈宗正呷了口茶即缓缓道来,当年父亲如何历尽千辛万苦南来寻找生计,到后来机缘巧合下再与陶土结下不解之缘。随着他的口述,我的记忆也回到20世纪的广东潮安,陈老先生的家乡。“当时在潮安,向父亲拈陶土的人多的是,僧多粥少哪够分?” 潮州人就是这样,此处不留人,自由留人处,只要肯干哪怕天塌下来,也可当被盖。“可不是(轻笑一声)?父亲二话不说,放下家乡的一切就与三两同乡到印尼当起务农的苦力。”

创业 全家出动当工人

有人说,干那行是天注定的。这点,他完全认同,因为天生为陶土而生的父亲,就印证了这句话。一次随团前来大马开发鹅….. 惊见适合用于制作陶器的白土,再加上后来因喝咖啡无意发现阿依淡这块陶瓷福地,他说,这是机缘。“如果不是机缘,也不会改变当初的万合发,造就今日的Claytan。”万合发,即Claytan的前身。为何叫万合发?原来里头有段古。

他说,父亲创业初期是与友人合伙,取名发的用意是希望大家聚集在一起发财,唯日子一久竞争却随之而来,再加上交通不发达,便与友人拆伙把心一狠,将全盘生意转向马六甲。

“那个年代,适合做陶器的白土不多,既然阿依淡有资源,为了省时省力省钱,父亲干脆奖陶管厂迁到新山阿依淡。”

万事起头难,最初的瓷厂仅有15名员工与陈老先生并肩努力,一起挥洒汗水打天下。如今,工厂员工已增至一千五百人,从创业、守业到发展的岁月,间中不乏起落。

1957年,陈老先生的的离世对陈家来说,是一个时代的结束,也是另个时代的开始。第二代接班人之一的陈宗正,虽然也已届高龄,但他对陈家陶土发展的历史,仍记忆犹新,甚至是每段细节或年份。说到回味之处,还会掩嘴而笑,似沉醉其中。

“从小我们7兄妹就在厂里长大,拈拈看看,有时还得帮忙送货,抬上抬下,父亲走时我才29岁,为了生活就将厂接了下来。”

在求变的时代里,任何行业都得随机应变,才能生存。

竞争是不分年代得,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小伙仔,以什么在市场上立足? “很简单,华人讲的是诚信、潮州人说的是刻苦。维持两点就是成功的要诀。“每次无论遇到什么,他总告诉自己宁可少赚一点,也要理直气壮做人,千万别失掉族的精神。

守业开拓更多海外市场

不过,刚起步时,还是受了不少委屈。所幸,他与念陶土工程的弟弟陈宗禧联手,益人主外致力推广品牌,一人主内致力研发陶器品质,才打稳今日江山。很快的,上至高官显要。下至平皿百姓,Claytan的品牌可说是无人不晓。

旗下5间企业,也从当初的生产陶管,到今日登上国际殿堂的碗盘厨具及洁厕用品。但令人好奇的是,何以弃万合发而用Claytan为品牌名字?他笑,“陈家是以陶土起家,若将Claytan分开即是陈家陶土,说白点就是陈家制的陶土。“

想想,当年用的不是Claytan 而是万合发,也许它的际遇截然不同吧?把玩着手中的茶杯,他说,“陶土的可造型极高,大至陶管小至手表都与陶土沾上边,so这就是market。“

听他字正腔圆说英语,感觉还不赖,只是有点难以相信,他只受了3年的正统教育。他怪不好意思,直指这多亏早年与外国人打交道,才有今日的英文基础。虽然 Claytan 仅有5间负责生产陶管、茶具、厕所洁具、炻器及手工艺品的陶瓷厂,但却是许多国内外商家及政府部门争相合作的对象。

像为马航代产餐具、替国外品牌代产茶具、承接大马第5发展计划的排水工程等。由于手工细腻、品质佳,见过用过 Claytan 陶器的外国商家,甚至是陶瓷公司皆慕名而来,使到大马人也开始注意 Claytan这个品牌。

“本地人都有‘外国月亮比较圆’的想法,殊不知手里握的却是Made In Malaysia。”说实在,无论哪行,都有它的竞争,即使换了个品牌重新出发的 Claytan 也不例外。

“我只能说,在这个求变的时代里,任何行业都得随机应变,才能生存。而我们的品牌从创业、初期到变迁经历三个朝代,能够屹立不倒重点就是品质,再来便是设计。”

的确,陶器已不再是人类流传下来的文化遗产或古董,陶器也可以是生活日常不可或缺的用品,或是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。

因此,一件陶器能否赢得消费者的青睐,单靠优良品质是不够的,还需拥有其独特魅力。所以,Claytan 的陶瓷设计,往往出人意表,予人惊艳亮眼的感官刺激。

人事沟通是最重要桥梁

致力研究及发展陶瓷的陈宗禧,是家族企业中的第二代。虽然贵为企业的第二把交椅,但却异常低调。即使被晚辈爆出,是国内第一名拥有陶土工程师头衔的人物,也不愿张扬,宁可低调默认。

“启示也没什么好说的,只不过是个工程师头衔。”话虽如此,但谈到陶土他的话题可不少。而且还句句到肉。

“坦白说,家境真的不好。当初深造的想法,也与陶土撇不开关系,希望日后学成归来,能尽份力。” 人家说,一山不能藏二虎,一间家族企业内更容不下两兄弟,但Claytan何止藏了二虎,毕竟,人多了意见也跟着多了,要如何才能达成共识呢? 他保留一贯的低调,但笑不语许久才说,“每件事都需要沟通,而每个人都有他的专长,只要建设性的意见,都可接纳,但切记,沟通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。”

目前,除了他的儿子崇愈在企业内担任市场开发经历,主攻国外市场外,Claytan的的三代精英还包括了陈崇正的两名双胞胎儿子崇伟及崇仁。哥哥崇伟是陶苑的董事经理,而弟弟崇仁则在峇株巴辖的Oriental Ceramic 担任市场高级经理。 但可以肯定的是,三人绝非平步青云,而是凭着所学的知识,不断累积的经验,才能坐上今天的位置。原来,当同龄的孩子还在尽情玩乐时,他们已在厂内不同的部门中学艺、探索,精益求精,即使从国外学成归来后,也是如此。

陈宗正及陈宗禧两兄弟,都遗传了父亲务实的性格。就算是自己的儿子,在Claytan公司里的头衔也仅是某某部门经理。意外的,陈家后辈竟然对此毫不介意,甚至认为顶着太子爷的名誉,反而什么也学不到。“我和崇仁在公司里的角色,就是哪间厂需要人,就到哪帮忙,务求让每间厂的运作通畅,品质受到保证。”年长的崇伟说道。

崇愈说,既然要了解陶土,如不从低做起,搞不好到头来苦的还是自己。“一件陶器,从陶土、打模、上色、烘干种种过程缺一不可,如果连这些简单的方式都不会,以后怎向人介绍陈家陶土?”我想,陈家陶土绝对可称得上是爱的品牌。子承父业,代代相传,一步一脚印从创业、守业到发展的故事。。。。。。陈家三代,在国外相继毕业后,都在企业内扎上一角,一家人的感情无形中牢牢系着,亲情与陶土融成一体,对陈家上下而言,陶土,何止只是一堆土如此简单?

 

林月华/41岁/资深管工

几年的相处,让林月华体会真心相待。她将Claytan比喻为家,“只有家才有爱,这里的爱不是少少,而是多多。”

月华坦言,在工厂的几年,不仅个性积极了,就连士气也比之前高昂。

“为了提升我们的技术,老板可是分文未收不断让我们在职训练,根本没有因为年龄而否定我们。”或者,以人情味形容Claytan,才是她想表达的。

 

翁妙玲/57岁/ 行政人员

对翁妙玲来说,Claytan已不再是间单纯出产陶瓷的工厂,而是她第二个家。由1967年服务至今,她由16岁的青涩少女到今日白发斑斑的老妇,是厂内忠心耿耿的老职员之一。

“这间厂是我们与老板一手一脚拼出来的,可说是从无到有,经历了从亚答屋到自动化的蜕变。。。。。” 无疑,她与陈家的情谊已超越宾主关系,取而代之的却是化不开的浓情。“凭心而论,MD(陈宗正)很照顾员工,尤其在经济不景时,还以我们为先,在这里服务是我的荣幸。”